浅议女性的幸福      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军屯镇党委副书记刁蜀梅

浅议女性的幸福
        ——读《创世纪》有感

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军屯镇党委副书记刁蜀梅

关于幸福的诠释,我想,没有人能给出确切定义和标准,要从比较中来感受。张爱玲写过一部中篇小说《创世纪》,讲到两个女人的悲剧人生,借旧时代女性卑微生活表达冲破藩篱枷锁、寻求崭新生活的美好愿望。主人公一生的痛苦,一生对自由幸福的渴求让我体味出了幸福的真谛。

不依附于别人,渴望自由尊严。紫微出身名门、虽衣食无忧,却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老姨太太带着紫微逃往南方,她父亲丢下话,“遇有乱事,避难的路上如果遇到兵匪,近边总有河,或是井,第一先把小姐推下水去,然后可以自尽。无论如何先把小姐结果了,不能让她活着丢我的人。”紫微小时候,虽得父亲钟爱,临了却又草草把她许了人,她一辈子也想不通。丈夫是典型的封建遗老,游手好闲、又好面子,养家指望不上,却要时常闹些别扭,以显示有自己的独立意见。十几口人还要靠她的妆奁维持,卖田卖房子、买卖股票外汇过日子,生活非常苦闷。当然,连她自己的思想也是僵化的,比如自己的儿子没出息归罪于没有好媳妇帮衬,觉得儿子小时候是好的。紫微生活苦闷,“三从四德”“男尊女卑”等礼教习俗、伦理纲常,编织成天罗地网,无论贫富、无论门第高低,都逃不掉躲不过。只有藐视习俗、否定陈规,获得自由尊严才是幸福的前提。

不屈从于环境,渴望独立人格。潆珠是简单的穷孩子,生活于新旧交替的时代,没有自身发展与独立的机会。家庭不重视对女孩的培养,也不赞成女孩出去做事。潆珠也有一定的独立精神,因家庭生活拮据,她主动出来找事做,受尽家人的白眼,认为她在外面抛头露面是“现世”。在百般禁忌的家庭中,潆珠非常缺乏爱,家里人对女孩不是漠然就是厌恶。她觉得在犹太夫妇的药店做事是快乐的,因为和家里是太两样了,待她好一点的,都是些不相干的人。得到毛耀球关注后,更是虚荣心膨胀,非常感激,甚至还有更多渴望“为什么女人一辈子只能有一次,如果可以嫁了再嫁,没有什么关系的话。”旧时代中国女性女子进入社会相当不易,一个青春少女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驾驭人生的无奈跃然纸上。只有解放思想、打破禁锢获得独立人格才有幸福的基础。

不满足于现状,渴望人生出彩。找到内心的渴望,人生才有航行的方向。张爱玲笔下的主人公一生遭遇许多不公和挫折,但作品仍以《创世纪》命名,表达了千千万万中国女性没有放弃追逐幸福的脚步,表达了作者强烈企盼出现一批独立自主、积极进取、敢于追求自己权利的新女性。“人生出彩”仰仗国家的发展;女性“梦想成真”得益于伟大的时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梦想,女性享有经济、政治、健康、教育、婚姻的权利,获得职业选择的机会,拥有生育或不生育的自由。习近平总书记讲到,中国梦是每个中国人的梦,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到了今天,女性的各项基本权利已经被社会承认,并且从法治层面予以了保障,有了公平正义的制度作保障,照亮了每个人的追梦之路,每一位妇女都在人生出彩的道路上昂首阔步。只有执着梦想、矢志不渝获得人生出彩才能实现幸福的目标。

我非常庆幸自己所生活的伟大时代。

新都区纪委“清廉蓉城·香城清韵”网站

“一纸书单 探纪检人的书中黄金屋”征文



文章分类: 各地雷竞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