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九健和他的《铿锵足迹》

刁九健和他的《铿锵足迹》

李寿生



1984年,刁九健率部参加建国35周年大阅兵,图为在阅兵村留影。


老战友刁九健于1961年入伍,比我早当三年兵。1964年秋,我到79师警卫连,他已提干,少尉军衔在肩头闪亮。后来调至237团,接着被推荐至南京军事院校深造,从此离开连队。我俩接触时间不长,交往不,只记得他右眼下方有一小块青记,待人热忱,没有一点盛凌人的样子。1968年,他从南京回到苏州,在师部支左办公室工作。期间,我也被借调到该办公室帮忙,采编《支左简报》。1969年初,我退伍回乡,他随27军北上,开赴苏军屯兵百万的中边境。从此天各一方。依靠坚韧不拔的奋斗和机遇,他平步青云,排长、干事、股长、副科长、团政治处主任、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师政委1988年被授于大校军衔。1989年,刁九健担任27军79师政委期间,部队奉命进京执行任务。一次,我在视上看到他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战友们奔走相告:刁提拔师政委了。在此前后,报社评定业务职称,在部队从事报道工作的经历也可作为参评工龄。79师的老领导有的转业有的换岗,于是我冒昧地给刁政委去信求援,不久,师政治部张干事给我寄来有关证明,并致信于我,说这是刁政委亲自交办的。见到证明和信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远在河北邢台、身居高位的刁政委没有忘记我这个退伍了20年的老兵。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转业至天津市劳动局任副局长后,一次携夫人来常州看望了他的老战友:曾经担任79师副师长和副政委的原常州市民政局长蒋国金常州市天宁区委书记杨锦良,我有幸作陪。之后,他有一亲友的孩子,毕业分配至常州,需找一个专业对口的单位,他来电托我助一臂之力。我人微言轻,事情尽管没有办,但来来往往,联系渐多。近年,警卫连一群年过古稀的老战友们赶时髦建立手机微信群,也放下架子,乐意接受邀请,经常与战友们互致问候,传递各类信息,放飞心情,老有所乐。在群里,他关照大家不要称呼其为刁政委,都是一个连队的战友,称呼老刁,直呼其名均可。战友们觉得,刁九健当官不像官,平易近人,仿佛又回到当年的连队。

春节前,刁九健给我寄来一本花费几年功夫精心写作的自传体回忆录《铿锵足迹》,尽管是自费出书,但封面装帧精美,全书图文并茂,许多老照片弥足珍贵。作为人民解放军一支英雄部队政委的回忆录,它生动地折射了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乃至世纪初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不仅生活波澜起伏,内容丰富多彩,具有自传和史料的双重价值。23万字的每一章每一节,都是亲身经历,亲眼目睹,全书均为第一手资料,更是难能可贵

读完刁九健二十余万字的回忆录,掩卷沉思,一个突出的感受,他是时代的幸运儿。我1964年入伍,刚连队,一批60年61年入伍的老兵,都提拔了干部,如刁九健、蒋进兴、郁万聪、沈泉根、杨林芳、周焕兴、陆洪群、张永生、蒋国治、徐德元。晚一些的还有刘银松、吴玉林应该说除了他们自身的努力外,客观上他们沾了警卫连的光,沾了在首长身边工作的光,也沾了那个艰苦奋斗才俊辈出的年代的光。 比较而言,像1964年入伍的常州兵,到79九师的有近四百人,1969年退伍时,基本未有战友提干据说1967、1968年文革高潮对部队影响很大,师团营连领导相当一部分参加了三支两军他们没有精力来选拔年轻干部、考虑接班人之事。像书中提到的热心鼓励刁九健采写新闻报道的顾正东,时任宣传科干事,上尉军衔,解放前入伍,高中ios雷竞技,写作水平很高,人才难得,七十年代初被复员回乡,在常州一家工厂当工人,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改为转业。刁九健的恩师、师政治部宣传科长解力群,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干部,因参加三支两军被留在江苏军区,一直县人武部副政委至转业。而1974年,刁九健已提拔了团政治处主任,后来者居上。成功等于努力加机遇,不无道理。

从战士到师政委,从列兵到大校,刁九健的军旅生涯,可谓波澜壮阔,艰难曲折。三年困难时期入伍,1962年奔赴东南沿海阻击蒋军反攻大陆1964年单枪匹马到安徽池州参加四请运动,同年参加全军大比武和野营拉练,之后在军事院校参加ios雷竞技大革命和三支两军,1969年随部队北上抗苏军在中蒙边境陈兵百万,1980年代的老山轮战,九健都是亲历者。可以说,他是一在大风大浪中久经考验的我军优秀指挥员和战斗员。

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高中ios雷竞技入伍,在首长身边工作,这仅是外因。每参加一次大的运动,每提升一个新的岗位,九健时刻不忘向雷锋同志学习,做革命的齿轮和螺丝钉。做齿轮,肩负重担,知难而上,激流勇进,开拓创新,带领他的团队事事争当第一流。他先后在27军79师和81师担任师政委,和其它师领导精诚合作,曾创造全师集体荣获三等功的辉煌。螺丝钉,则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拧到哪里就在哪里光。在首长身边公务员,在支左办公室做临时工到四清工作队当普通队员,都扎扎实实,埋头苦干,将领导交办的每一项任务,完成得很出色。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刁九健出生于长江边上一个贫穷的农家,有一个苦难的童年,因而更加珍惜今天幸福生活,更加珍惜每一个进步的来之不易。得意时淡然,失意时泰然。回忆录中许多人生感悟,不仅是刁九健收获的精神财富,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提供了人生观的启迪,个人奋斗鉴。干任何事业,光凭个人的单打独斗,纵有三头六臂,难以成就大业。团结同事,发挥团队的力量,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书写自传或回忆录,许多老人喜欢自吹自擂,忘油彩,掩着毛边说光边。九健战友则实事求是,有一说一,不护短,不回避,不怕丢丑。比如他任股长时所在团汽车连发生的的枪杀事件,文书因一封求爱信被举报失去理智,开枪打死连长和炊事班长后饮弹自尽,这是一起不该发生的重大事故。总结教训,对人们警示作用不可小觑。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尊重个人隐私,做仔细的思想工作,不激化矛盾,防患于末然,对于任何一个带兵之人都责无旁贷。湖南祁东县农有五十六位27军的退伍军人,因参加老山轮战而居功自傲,对回乡的安排不满,集体上访,在县政府大吵大闹。刁九健受军区有关部门委托,轻车简,奔赴千里之外的祁东县,依靠当地政府,对退伍军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师政委带着礼品到村一户户登门拜访,促膝谈心,感动得当年的老部下一个个热泪盈眶。一场闹事风波于是得以平息。

《铿锵足迹》这部回忆录,有很细节,写得生动细腻,栩栩如生,使人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在苏州支左时,骑自行车随支左办鲁主任去虎丘调查有关情况,由于车速过快,晚上视线模糊,不慎连人带车掉入路边的水塘,弄得狼狈不堪,第二天这位鲁主任逢人就讲,一时传为笑话。此类细节描写,在全书中屡见不鲜

桑榆虽晚,微霞满天。1940年出生的刁九健,今年79岁,年近八旬,仍老骥伏枥,著书立说,老有所为,令人感奋






刁九健书法"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同页给作者的赠书题词:寿生战友 雅正 刁九健 2018.2.26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在家中客厅与老部下刁九健合影留念。左起:刁九健、迟浩田、迟浩田夫人姜青萍、刁九健夫人尹玉明。   



已故的老一辈革命家、原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秦基伟上将(中),在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时,视察27军81师营区。右为师政委刁九健。



秦基伟司令员接见81师师团领导干部并合影。

左四为秦基伟,右三为刁九健。



在北京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丁石孙合影。

后排左一为刁九健。




刁九健拜会时任纺织工业部部长吴文英。



风雨同舟。与老战友徐永清(左一,后任武警部队上将政委,十六届中央委员)在一起。




战火中的友谊。与老战友在老山前哨合影。左为235团长秦天(现为武警部队副司令员,中将),右为政委郑熙,中为79师政委刁九健。


在英雄部队"济南第一团"办公楼前留影。



刁九健退休后发挥余热,担任天津市江苏商会会长。他(左四)陪同天津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成其圣(左五)接待泰兴市委书记章育林(左六)、副市长周桂香(左三)等参观天津滨海新区。



国庆四十周年天安门之夜联欢会,刁九健夫妇与儿子女儿留影。



战友情深。

刁九健夫妇向上世纪六十年代七十九师警卫连的

指导员刘汉文(左二)、连长李栓(右二)敬酒。



老照片:1967年,刁九健与爱人尹玉明拍摄结婚



老照片:1962年,刁九健(右)与战友郁万聪合影留念。




老照片:

1964年,刁九健(后排左一)任警卫连警卫班班长时,

和担任师首长的警卫员合影。摄影者为时任79师参谋长邹立清。


文章分类: 精英荟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