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奥宣传片明年揭幕 “轮滑少年”刁岳冲入决赛篇

申奥宣传片明年揭幕

“轮滑少年”刁岳冲入决赛篇

背景:

  随着北京申奥进入关键阶段,由张艺谋出任总导演的申奥片也渐渐浮出水面。

  该申奥片共分为四个系列:一是申奥宣传片;二是12月份完成的“陈述篇”;三是2001年2月份的“汇报篇”;四是2001年7月13日委员投票那一天用的“决赛篇”。

  其中,尤以决赛篇最为关键,因为国际奥委会委员中有一半以上没有来过北京,要想让他们投北京一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投票前放给他们看的这部决赛篇。

  目前,“陈述篇”已亮相京城,并在悉尼获得好评。用做明年莫斯科投票时参赛用的“决赛篇”和“汇报篇”也已接近尾声。其中作为秘密武器的“决赛篇”仍处于严格保密阶段。

  冬意渐浓的北京,“腕”级导演张艺谋为北京奥申委制作的申奥宣传短片的“陈述篇”一亮相京城,便大大“火”了一把。

  张艺谋称,为了表现民众的热情参与和支持,以及中国人对奥运精神的理解,用的大多是群众演员。据其中一个摄制组的副导演赵伟介绍,仅他们一个组,就用了近200名群众演员。其余五个摄制组可想而知。

  13岁的少年刁岳,凭着一身漂亮的轮滑绝技,挤进了申奥片摄制组,并将成为“决赛篇”中代表中国的一个个生龙活虎的人物形象中的一员。

  “拍这片子,挺高兴,

  挺好玩儿的!”

  在交道口中学念初一的刁岳今年九月份时,被几个一块儿玩轮滑的朋友介绍去应征做申奥片的群众演员。

  应征的人很多。刁岳和另外四名伙伴很幸运地被选中了。

  “是因为你们滑得好吗?”

  “也不是吧,是因为有点儿个性吧。”皮肤黑黑的刁岳浓眉大眼,笑起来有点儿羞涩,又有点儿满不在乎的味道。

  摄制组当下给开了一封介绍信,到学校给他请了三天的假。开始拍摄。

  开拍第一天拍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刁岳。那天早上四点就起了,四点半到北影门口集合上车。赶到钟鼓楼,摆好机器,化好装,正是太阳快出来的时候。第一个镜头是在鼓楼上面拍,按导演的要求,刁岳背着晨曦,冲着镜头滑行。

  “并没有什么特别难的动作,就是玩玩儿,随便滑滑。导演要求我们尽量自然点儿,活泼点儿,不要太死板。”刁岳说得轻描淡写。但打进剧组起,导演就说了,这可是申奥,要注意点儿影响,要尽全力拍这片。他也告诉自己,得“尽全力拍好每一个镜头,玩好每一个动作”。

  这一天除了中午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和中途拍累了到车上歇会儿,刁岳一直在镜头前滑行。晚上到家,已经快六点了。

  这样一连拍了三天。有时一天得去好几个地方,钟鼓楼、远洋大厦、金融街什么的。据说他们五个轮滑少年主要是起穿插的作用,所以别人拍完自己的部分就可以走了,他们每天都得跟着拍。

  参加拍片,刁岳不是第一次。早在两年前,北京有线台的小神龙俱乐部就给刁岳拍了个名叫“轮滑小子———刁岳”的小专辑。在镜头前自我介绍、侃侃而谈,在U池(玩轮滑的一种呈U形的专用设施)里闪转腾挪、上下翻飞,当时才11岁的刁岳十分上镜。

  可是这次毕竟是申奥片,对着镜头,有过好几个广告片拍摄经验的刁岳还是有点儿发憷。

  “重拍是经常的事儿。”重拍得最多的一次是在远洋大厦前面,他们五个轮滑少年被要求一齐对着镜头滑行。可是要么动作不协调,要么速度不一样,一遍又一遍重拍。一直陪着儿子的刁保国说:“我在旁边看,多少趟了?还不行?”

  累归累,刁岳还是觉得拍这样的片子挺好玩。印象最深的也是在远洋大厦门前,五个少年在前边滑行,身后紧紧跟着五条飞舞的长龙。他们玩了个不亦乐乎。

  拍了这么久的片,就见过一次总导演张艺谋,是来看拍片进度的。据说看到了刁岳的镜头,觉得小孩儿演得不错,又加拍了两段他的镜头。

  一段是去家里。为了表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场景,按剧组的要求,刁岳的妈妈特意买菜剁馅儿包了饺子。“等到快八点了他们才来,这顿饭才踏实吃上。”

  另一段是拍他在学校的情形:骑车上学,上课,中午吃饭,跟同学一块儿玩,一直拍到晚上跟同学回家的镜头。

  五个滑轮少年中,最大的一个20岁,最小的就是刁岳。在片中,他穿着绿色的T恤和短裤,据说是代表奥运五环中的绿环。

  到现在,刁岳也不知道自己在片中到底有多长的镜头,“可能就是一晃而过吧。”

  据说,这片子得先送去国外播,明年七月才能在国内放。

  轮滑生涯

  10岁开始学轮滑的刁岳到现在为止参加过四部片子的拍摄,拿过北京市轮滑比赛儿童组的第一名。去年11月代表中国参加了在泰国举行的“世界极限运动大赛亚洲区的选拔赛”,没拿到名次,却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着实“玩”了一把。

  刚开始学的时候,做一个动作也老摔。有一阵儿迷轮滑迷到一个动作做不好饭都吃不下的地步。到现在,他已经能在U池里做五百四十度的回旋。三年下来,穿坏了十来双轮滑鞋,现在穿着参加拍摄的这双是两千四买的。

  刁保国说,在孩子这爱好上,前后花了少说上万块钱。“跟家呆着也呆不住,一大小伙子,玩儿去吧,不耽误学习就行!”开过八年出租的他说起孩子这点儿爱好十分豁达,“谁让他就好这个呢?”

  刁岳现在念初一,说起学习就低着头乐,学习成绩中等,三十二人的班里排十几。喜欢排球、篮球,对足球却不感兴趣。练过四个月跆拳道,因为没时间半途而废了。

  现在每到周末有时间还去玩轮滑。有时去地坛体育场,有时坐上四十分钟地铁去石景山。据说在这个圈子里滑得好的,一般都知道他。

  家里珍藏着他拍过的录像片。11岁时,瘦瘦小小的他对着镜头特神气地说:“我要做个世界冠军,我要当教练,教会所有喜欢轮滑的小朋友。我相信我一定能成功。”(文/文雪莲)

  (由于“决赛篇”尚处保密阶段,我们没能拿到剧照)

  资料

  关于申奥宣传片

  “5分钟的画面剪接浓缩一个新北京新奥运,我和摄制组从来没有用这么长时间和精力,面对这样一个5分钟。”张艺谋说,这是他多年拍摄电影生涯中,遇到的最难的一部片子。6个摄制组150人,拍了近大半年,剪完之后只有5分钟。

  “我用的都是群众演员,拍他们真实的生活,各种笑脸,老人的小孩的。摄制组找来的演员有各个学校,各单位的,只要给他们示范一下,他们就会向你的镜头扑来,非常好看。我觉得现在老百姓是越来越好拍,而且很有感染力。”张艺谋说。

  他想用一张张普通中国人的灿烂的笑容,表现一个世界历史ios雷竞技名城所散发出的活力,表现民众热情参与和支持,以及中国人对奥运精神的理解。

  关于申奥

  岁末,北京申奥广告随处可见,一幅代表中国儿童渴望奥运的广告牌醒目地矗立在街道旁,吸引行人抬头观看。

  截止到目前,已有20个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向北京发来了认证书,对北京申奥工作予以肯定。


[北京青年报2000-12-20]

文章分类: 全球雷竞技ap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