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90年代上海“金银大盗”案

揭秘90年代上海“金银大盗”案

退休俱乐部2015-12-03


1991年6月28日晚,上海电视台播出了一条令人触目惊心的消息:“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召开公判大会,特大盗窃、销赃犯罪集团吴立林等五人被判处死刑”。由此,一件跨越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金银大盗案落下了帷幕。而这伙金银大盗的贪婪和疯狂也堪称“史无前例”。



“炼金”工盯上合金条

这件“世纪大案”的源头可以上溯到上世纪70年代。全球黄金价格上涨,出现新的世界性“淘金热”。在冶金过程中的合金板下脚料也被“废物利用”,通过电解精炼,这些合金板的含金量可达80%—90%。上海冶金厂八车间的金银工段441、442号两座高炉就担负着用合金板“淘金”的使命。一个叫刁家祥的人是金银工段丙组的工人。


1988年的一天晚上,刁家祥来到已被辞退的合同工吴立林家。抽烟喝茶间,刁家祥神秘地对吴立林说:“把八车间的合金板弄到温州一带可卖大价钱。”吴立林说:“你有本事弄出来,我就能找到下家。”于是,一桩罪恶交易就在这两个人的策划下诞生了。


第二天一大早,吴立林找到无业人员周德良。对方听说可以做黄金生意,格外卖力,便与有过几次交往的一位温州女老板搭上了线。


女老板爽快地说:“合金板自然欢迎,销路包在我身上,关键是含金量到底有多少?空口讲白话不行,先拿些样品来化验后再说。”如此顺利就找到了“下家”,吴立林喜出望外,立刻召见刁家祥,通知尽快动手。


班组长带工人上贼船

在上海冶炼厂的金银工段,441号高炉吞火吐焰,煞是壮观。工人刁家祥照例将滚烫的合金液体倒入两个1公斤和一个半公斤的模子里,冷却后的合金板被称为“炉样”。对炉样的含金度经过检验后,再放入442号炉提炼足赤纯金。厂里对最后一道提炼黄金的工序实行封闭式加工,严格控制验收,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动半成品合金板的脑筋。而这一天,441号炉里出来的炉样却被刁家祥塞进了裤腰,带出了工厂。刁家祥和吴立林会合后直奔温州瑞安。经温州女老板检验,确认含金量不低,吴立林一伙欢天喜地地以600元一公斤的价格完成了第一笔“生意”。


为了扩大“生意规模”,刁家祥又将同组的另一名工人居建国拉下了水。不料一天午夜,居建国正要将一条合金板插进裤腰,却被经过的组长张银富撞见。合金板虽然被放回了远处,但是居建国心惊胆战地找到了吴立林。不几日,张银富便收到了一只高级打火机和500元钞票,居建国发现这位组长十分“拎得清”,于是便顺势邀请他赴一场蟹宴,东道主自然是吴立林。


看到吴立林这位被解雇的合同工如今这样阔绰,在美酒佳肴和金钱的攻势下,张银富“投降”了。之后,吴立林等人内外勾结,竟将上海冶金厂金银工段丙组全体工人都拉上了贼船,前后盗取了200公斤含金银的合金条。


专案组跋山涉水查黄金

如此明目张胆地大规模盗窃国家工业黄金原料,早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1990年6月4日,杨浦公安分局控江路派出所接到举报,经紧急研究后,果断地对“金银大盗”采取了行动。至6月5日午夜,便将这伙“金银大盗”全部抓获。


罪犯虽已抓获归案,但以最快的速度,查获温州的赃物,把国家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成了专案组的首要任务。8月初,大伏酷暑。一辆“摩士达”面包车载着专案组成员从杨浦分局大院驶出,向温州疾驰而去。


车至温州瑞安,正遇16号台风肆虐,专案组“跋山涉水”,收缴了5万余元赃款和80多克黄金首饰。返沪途中,又遇18号强台风登陆。车在漆黑的公路上爬行,到了青田县公路,突遇前面山坡塌方,沿途几百辆车子都只能停泊在水中。一边是高山峻岭,一边是悬崖峭壁,前无去路,后无退途。“下去推车,没路也得闯出去。关系到这么多赃款赃物,再困难也不能让全盘的辛苦付之东流啊!”专案组组长鲍永德说着,第一个跳入水屮。


整整5个小时,车子才走出2公里。站在齐腰深的洪水里,专案组成员个个冻得脸色发紫,牙齿打颤。洪水更猛了,车轮子都在水上打漂:,路上好多人都攀上树枝逃命,可专案组却始终在水中保护着国家财产。抵达上海后,专案组成员全部病倒,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为此案追回赃款赃物价值达20余万,战果辉煌。


一年后,在庄严的国徽下,“金银大盗”吴立林、刁家祥、周忠鹤、张银富、居建国五人被判处极刑。他们中无一人有犯罪前科,原先是老工人、先进青年,有的还是班组长、共产党员。在金钱的诱惑面前,他们走向了不归路!



文章分类: 全球雷竞技ap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