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逸专栏】刁云逸创作集锦

逝年

刁云逸

风里飘雪的花

在记忆之中发芽

那些红色绿色

我们的青春年华

志向无限远大

转眼已各奔天涯

独自走在街上

只看见曾经的晚霞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呐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风里飘雪的花

在记忆之中发芽

那些红色绿色

我们的青春年华

志向无限远大

转眼已各奔天涯

独自走在街上

只看见曾经的晚霞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呐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呐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遥望

歌手:老四叔

原曲《落诗》

钢琴:九月橙

口琴:刘小厨

编曲:孙无忧(孙有然)

作曲 : 孙无忧

作词 : 刁云逸

寂寥 夜的怀抱

沉默的人 无眠今宵

灯火依旧喧闹

归途尚早

望明月 徒然生烦恼


暮暮朝朝 长花短草

回首看 风散云消

柔心百般牵绕

青春有你尚好

怎奈你一去天涯路途遥


叹世事飘摇

知多少

芳华凋

红颜易老

将那三寸春晖

揽入怀抱

梦里有你的微笑


看桃花夭夭

春意闹

新燕归

旧人未到

遥望长亭古道

情字难了

但愿时间溯回那夜良宵

月圆花好


清早 细雨轻敲

无限事 有谁知晓

孤单像座监牢

囚禁骄傲

越挣扎 越是受煎熬


长路迢迢 昨日今朝

回首望 水远山高

曾经故友知交

转眼天涯海角

谁曾记当初青春正年少


叹世事飘摇

知多少

芳华凋

红颜易老

将那三寸春晖

揽入怀抱

梦里有你的微笑


看桃花夭夭

春意闹

新燕归

旧人未到

遥望长亭古道

情字难了

但愿时间溯回那夜良宵

月圆花好




自拔


演唱者:夏小虎


作詞:刁雲逸


時間的利爪

  撕碎了年華

  空留下一道 傷疤

  記憶在掙紮

  不如忘了吧

  只是一場夢 無他

  想打個電話

  給曾經的他

  卻發現心中已少了牽挂

  痛還未愈合

  愛已經結痂

  何苦困在其中不肯自拔

  完美的臉頰

  被歲月謀殺

  生活教會我 虛假

  夢想的高塔

  努力地攀爬

  被現實一觸 崩塌

  想打個電話

  給曾經的他

  問問他這些年真快樂嗎

  希望的燭光

  讓孤獨融化

  何苦困在其中不肯自拔

  時間的利爪

  撕碎了年華

  空留下一道 傷疤

  記憶在掙紮

  不如忘了吧

  只是一場夢 無他

  想打個電話

  給曾經的他

  卻發現心中已少了牽挂

  痛還未愈合

  愛已經結痂

  何苦困在其中不肯自拔

  完美的臉頰

  被歲月謀殺

  生活教會我 虛假

  夢想的高塔

  努力地攀爬

  被現實一觸 崩塌

  想打個電話

  給曾經的他

  問問他這些年真快樂嗎

  希望的燭光

  讓孤獨融化

  何苦困在其中不肯自拔

  想打個電話

  給曾經的他

  卻發現心中已少了牽挂

  痛還未愈合

  愛已經結痂

  何苦困在其中不肯自拔

  想打個電話

  給曾經的他

  問問他這些年真快樂嗎

  希望的燭光

  讓孤獨融化

  何苦困在其中不肯自拔

  何苦困在其中不肯自拔




夕陽下的歌


原唱:夏小虎


填詞:刁雲逸


車窗外樹影婆娑


春風吹開了花朵


看著滿眼迷人的景色


可有一草一木屬于我


沿著歲月的車轍


悄然將青春走過


回首來路一片蕭瑟


夢的泉水是否已幹涸


在夕陽下寫一首歌


孤單時對影子唱著


任憑生活潮起潮落


敲打著深藏內心的脆弱


在夕陽下寫一首歌


晚風陪著我輕輕和


多少炙熱已經冷漠


不悔改是我頑固的執著


車窗外樹影婆娑


春風吹開了花朵


看著滿眼迷人的景色


可有一草一木屬于我


沿著歲月的車轍


悄然將青春走過


回首來路一片蕭瑟


夢的泉水是否已幹涸


在夕陽下寫一首歌


孤單時對影子唱著


任憑生活潮起潮落


敲打著深藏內心的脆弱


在夕陽下寫一首歌


晚風陪著我輕輕和


多少炙熱已經冷漠


不悔改是我頑固的執著


在夕陽下寫一首歌


孤單時對影子唱著


任憑生活潮起潮落


敲打著深藏內心的脆弱


這些年爬坎過坡


面孔被光陰雕刻


有誰知道為了什麽


眼中的淚已不再清澈



人生


演唱者:夏小虎


作词:刁云逸


当夕阳照亮了肩膀


一寸寸缩短着梦想


城市里 闪烁的灯光


哪一盏是为我而亮


命运啊 能否改变慈祥


给我不会坠落的翅膀


在天空 努力地飞翔


沿着从不平坦的方向


当我高举理想的火炬


天空却刚好下起了大雨


当我面对镜中的自己


越来越感到陌生的恐惧


当我立志要改变世界


才发现世界已改变了你


当我不再年少和轻狂


是否还拥有追梦的勇气


这川流不息的人生


就像一首抒情的诗


曾经写下千言万语


最后还是一张白纸


当所有都随风而逝


心中留下一把尺


量一量经过的青春


问一声到底值不值


当夕阳照亮了肩膀


一寸寸缩短着梦想


城市里 闪烁的灯光


哪一盏是为我而亮


命运啊 能否改变慈祥


给我不会坠落的翅膀


在天空 努力地飞翔


沿着从不平坦的方向


当我高举理想的火炬


天空却刚好下起了大雨


当我面对镜中的自己


越来越感到陌生的恐惧


当我励志要改变世界


才发现世界已改变了你


当我不再年少和轻狂


是否还拥有追梦的勇气


这川流不息的人生


就像一首抒情的诗


曾经写下千言万语


最后还是一张白纸


当所有都随风而逝


心中留下一把尺


量一量经过的青春


问一声到底值不值


问一声到底值不值


唔 唔 唔 唔


唔 唔 唔 唔


唔 唔 唔 唔



逝年

演唱:夏小虎

作词:刁云逸

风里飘雪的花

在记忆之中发芽

那些红色绿色

我们的青春年华

志向无限远大

转眼已各奔天涯

独自走在街上

只看见曾经的晚霞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呐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风里飘雪的花

在记忆之中发芽

那些红色绿色

我们的青春年华

志向无限远大

转眼已各奔天涯

独自走在街上

只看见曾经的晚霞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呐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呐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24岁的大男孩刁云逸背靠在墙上露出一脸阳光的笑容,命运待他以残忍,他却报之以春风。他有双腿,但从出生起从未下地走过路,他有双手,但却连自己的衣服都穿不上,仅有两根手指能动。

从小,刁云逸被宣判患有先天肌无力,他的生命只能在床上度过,已经有十年,他未曾出过家门,外面的世界云起云落都与他无关。

但是,他会写歌,他写过的歌在网易云音乐上可以听到,他热爱文字,他写的一篇描写母亲的散文在杂志上发表了。他说:我想写更多的歌,我想证明自己生命的价值。

双臂用绳子高高吊起来学习

一张中国地图,一张世界地图贴在刁云逸家的墙壁上,每天,他坐起来时后背就依靠着这两张地图,虽然足不出户,但他感觉自己一样坐拥这个世界。

“这孩子可好了,谁看见都喜欢,如果没有得上这病,肯定能有出息。”刁云逸所在社区书记说,刁云逸的人生确实非常不幸,他出生在鞍山岫岩一个普通家庭,是父母唯一的一个孩子,但当别的孩子都会坐、会爬时,他还没有能力握住自己的奶瓶。

检查、确诊、治疗,父母穷尽自己全部财力为他治病,他仍然没能站起来。

“三四岁时我不知道难过,但五六岁时看见经常上我家玩的小朋友都会满地跑,我就发觉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让刁云逸感开始觉到伤心的是,到了七八岁,小伙伴们都去上学了,他却不能去。

“我为什么与别人不一样?我为什么不能走?我什么时候能自己吃饭?”这是刁云逸每天问爸爸、妈妈最多的问题。刁云逸的母亲杨红说:“那时最艰难的就是想办法让孩子接受现实,接受自己的不一样。”

大一点后,为了让刁云逸能够使用电脑,利用电脑学习,杨红想到一个办法,她找来两根绳子把刁云逸的双臂吊起来,然后电脑放在他面前,他自己用能动的两根手指操作电脑,刁云逸就这样开启了学习模式。

仅用两根手指写下第一首歌

刁云逸能读书认字,都是母亲杨红一手教的。这位只有初中ios雷竞技的女人,辞去工作,专心在家照顾孩子,她朝邻居借来旧课本,一点一点教孩子认字。

“四五岁时他们告诉我六七岁病就好了,到了六七岁时他们告诉我八九岁就好了,直到10岁我再也不抱任何幻想,我彻底接受了自己是肌无力人的现状。”刁云逸说,小时候不懂事,常常哭闹,想去外面玩,后来长大一点再也不闹了,开始琢磨怎么能活得开心一点,那样妈妈也会开心。

学习让刁云逸变得非常努力。因为全身都不能动,每天大部分时间他只能躺着,但每天有三次四他会要求母亲把他扶起来,坐着学习,在电脑上写读书笔记。这对于常人来说是件非常简单的事,但刁云逸仅右手拇指和食指能动,他全完靠这两根手指去敲击键盘,一小时也敲不了几个字。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个QQ群里,有一位歌手发了一首他写的曲子,征集大家为曲子填词。“很多人都写了歌词,我也写了,没想到我的歌词竟然被选中了。”刁云逸写的那首歌叫《逝年》,现在网络上很多音乐平台都能听到这首歌,这首歌火了,甚至中央台的一档节目背景音乐都选用了这首歌。

虽然这首歌刁云逸仅仅赚到几百元钱,但他却兴奋极了,“哇,还可以这样啊!我还可以写歌啊!我写的歌还会有人去唱啊!”刁云逸说那种感觉太美妙了,突然感觉自己不再是废物一个,自己的生命终于有了价值。

感恩母亲每晚为他翻身七八次

刁云逸不仅会写歌,平时也会写一些散文,他写过一篇描写母亲的散文,发表在了刊物上,他说:“如果没有父母对他的爱,他没有勇气活下去。”

重症肌无力是可怕的,残忍的,但在无边的母爱面前,它也会退避三舍。杨红从未放弃过自己的孩子,反而放弃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人生,用全部精力来照顾刁云逸。

刁云逸每天只吃两顿饭,有时他会宁可饿着也不肯多吃饭,他想用挨饿的办法减肥,以此减轻母亲的负担。因为常年没有任何锻炼,他的体重有150多斤,而母亲杨红每天要把他扶起、放倒、翻身、洗澡,随着年龄的增加,这些对杨红来说越来越吃力。

“二十多年了,妈妈从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每天晚上都要起来六七次给我翻身。”因为刁云逸自己不会动,但一个姿势躺久了会很累,又怕生褥疮,所以杨红坚持每晚给起夜给儿子翻身。

这十多年来,刁云逸从未走出过家门,杨红也跟着不能出门,他不敢把刁云逸独自留在家里,怕他出现什么意外,有时候亲戚想叫她过去走动走动,她都一口回绝,为了孩子她放弃了所有的社交。

想要创作更多歌曲

证明自己生命价值

目前,刁云逸已经写了十多首歌,写歌已经成了他生命里最大的乐趣,写歌让他感觉自己还活着。

“我还有一个小心思,我想写歌赚钱,想用自己能力帮助父亲养家。”刁云逸偷偷告诉记者,父母为了他受了太多苦,过去父亲出去四处打工赚钱,现在身体不太好,开始做保安工作,每个月仅有一千多元工资。

“我想把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想继续写歌,让大家传唱。”刁云逸自知像他这样的重症肌无力的人患者,说不定哪一天连最后能动的那两根手指都不能动了,生命也可能会很短暂,所以他希望在有限的生命里,能够尽情绽放。




【云逸读书】路遥的《人生》,我们的人生

原创: 文艺玉都2019-07-26


什么是人生?人生是一场充满波折变换的旅途。什么是爱情?爱情是在波折变换的旅途中始终不变的目标。如果因为艰难而放弃目标,你可能会失去一生的真爱:如果因为目标而陷入泥沼,也许又会两者皆失。生活总是充满痛苦的抉择,《人生》中的人物就在生活的抉择中徘徊不已。

   《人生》讲述了人的成长,这种成长很美、很真实、也很残酷。高加林出众的才华和强烈的自尊心使他的人生注定不会平凡,但当处在人生岔口时,他激烈如火的性格,却缺乏沉稳的坚持。他在爱情上于巧珍和亚萍之间痛苦徘徊。他自己也承认,他其实更喜欢巧珍:巧珍虽然没有ios雷竞技,“绝说不出十四种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复合能源”,但巧珍却是真心爱高加林这个人,无论他是地里的农民还是县里的通讯干事,她都矢志不渝的爱他,迷恋他:甚至高加林要与她分手,她也站在高加林的角度替他着想,默默接受了这个结果。

如果加林与她结合,也许生活中的浪漫会少一些,但却不会缺少温情关怀。结婚之后爱情会慢慢的转化为亲情,而巧珍就是能将爱情完美升华的人,从这一点说,马栓是最幸福的了。然而加林却抛弃了温柔多情的巧珍,选择了与自己有共同语言、家境优越的亚萍:他与亚萍的爱情本身就带有功利性:他们的爱情更多是因为他们志趣相投,言语投机,每次见面都有着让对方惊喜的变化,从而增加了神秘感和新鲜感:然而只凭这些就能保证相爱一生吗?就算加林顺利和亚萍到了南京,他们也未必会很幸福:在结婚之后,那种神秘感和新鲜感会很快消失,加林执拗的性格和亚萍任性的性格就会突显出来,那罗曼蒂克的爱情也将在浩繁的琐碎家务中消磨干净,到时他们的爱情也就付之流水了。

我相信在加林被撤职时亚萍要和加林一起回农村是真心的,但这种想法也是幼稚的,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又怎么能适应农村艰苦的劳动,即使她受得了,溺爱她的父母又怎能同意,从这点看她还只是向往童话爱情的女孩子而已。

   人生的路途中有着太多的诱惑,只有坚持原则,拒绝诱惑的人才能活出精彩的人生,如果你抛弃了原则,也注定会被生活所抛弃:而高加林,就是经不住诱惑而失去原则的人。最开始当他被大队书记高明楼的儿子顶替了教授职位的时候,他曾无比怨恨走后门的人,但当一个能改变命运的后门摆在他面前时,他还是不顾一切的接受了。

无可厚非,高加林有着出众的才华和惊人毅力,这使他在记者岗位上成绩突出,成为县里的明星人物:但天才往往毁于平庸的、甚至龌龊的人手中,不是政治家的他又怎会想到他与亚萍的恋爱会使克南的母亲去揭发自己,不过如果高加林自身无愧,不留把柄与人,那就算是克南母亲也是没办法的。

   在《人生》中作者强烈批判了社会上的“不正之风”,也表达了一切与这种“不正之风”有着利益关联的事物都将走向毁灭的生活态度。除此之外,作者也阐释了青年人在人生岔口上的迷茫与挣扎:人生就是这样,也许走到人生岔口时,摆在你眼前的一条路陡峭坎坷,而另一条路却平坦畅通:然而陡峭坎坷的道路往往能到达终点,平坦畅通的道路却往往通向深渊。

高加林想做一只冲天的雄鹰,然而却在残酷的生活面前折翼,当他丧气落魄的回来时,还是博大而深沉的土地和土地上善良的农民们接纳安抚了他这只受伤的小鸟。最后德顺爷爷的话发人深省,“种之以树,遗之后人”的精神代表着这片古老土地上世世代代所沿袭的智慧的精华,这种智慧不会传播广远,也不会被著写成书,但它却能给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以启迪,让人们过好自己的人生。

   《人生》最后一篇开头写着“(并非结局)”,我开始因为是网上的小说不完整,后来才知道“(并非结局)”是路遥自己写的。是啊,性格坚毅、才华横溢的高加林怎会甘心一辈子当个农民,谁能说他以后的人生不会有更精彩的故事?这个“并非结局”的结局让读者更加期待高加林的人生命运会如何续写:然而斯人已逝,若别人续写也就没了原味,留给读者的也只能是一声叹息了。

   其实高加林在某方面就是路遥自己,他们都有着出众的才华和复杂敏感的心里世界:但路遥更加高明,他能站在更高的层面去看待人生,因为他看到如此透彻,才能将人生抒写,并且成为一部流传的经典。路遥走了,但他思想的光辉却是永存的,就让我们读着《人生》来走好我们人生的每一步,我想这也是路遥穷其一生想给世间留下的东西。


《悲惨世界》读后感

刁云逸

一部小说读了半年,但读到最后依然恋恋不舍。《悲惨世界》如同一个黑洞,从最最不起眼的一个点切入,进入其中却发现在这个点背后蕴藏的是包罗万象的宏伟世界和极其耀眼的精神光芒。小说之中既有狠毒肮脏的恶贼,也有道德完美的圣人:既有纯粹无暇的爱情,也有充满悲壮的战争:既有天马行空的想象,也有严肃考据的历史。其中各色人物演绎着各种命运,也各自迸发着或肮脏或纯洁的色彩斑斓的精神光芒,并把所有展现出的精神推演到极致。伟大或低劣,生存或死亡,这些在本书中都有所涉及但绝不是真正的主题。《悲惨世界》名为悲惨,实则是在悲惨的境遇中寻求希望,最终获得光明的过程。无论是社会或人心都是如此。


有人说伟大的著作应该平凡而真实,但《悲惨世界》恰恰相反,书中充满了浪漫的思想和传奇的经历,人物也非真实社会中可见之人,而是把每一种推向极致的情感赋予一个肉身的形象。马吕斯代表着灼烈的爱情:吉诺曼代表着深彻的亲情。德纳第是魔鬼的化身:主教则是天使的降临。沙威身上显尽法律的威严:安灼拉则为自由进步而战。除了对精神世界的极度挖掘,小说中也同样有着对社会现实的深刻批判。芳汀,爱潘妮,马白夫,小伽弗洛什和他的弟弟们,都是被黑暗的时代所付与悲惨命运的可怜人。严苛的法律、四流的罪犯以及上层的奢靡,作者毫不留情的将自己国家的种种暗伤揭露在阳光之下。不过即使如此,小说中仍无处不体现作者对这个伟大而不完美的民族的敬爱之情。从恢宏磅礴的滑铁卢战役,到阴暗涓细的下水道,作者无不以独到的角度全面阐释真实的历史和时政的善弊。在论述里也多次提到过中国,这让我不禁感叹,在整个欧洲都跟着历史车轮日益前进的时候,中国却还沉浸在盛世的浮梦之中。也许当时的中国就是缺少作者这样能洞悉天道发展,顺应自然趋势的人吧。


当然作者还是更注重于体现人类复杂的精神世界,在作者看来,最激烈动荡的历史变革和一个苦役犯的内心风暴同样值得歌颂。这个苦役犯就是冉阿让。冉阿让是所有矛盾的交集点,是正邪互相拼杀的战场。他在每一次鲜血淋漓的思考中重新站起,在逐渐加难的考验中步步升华,以至最终近于神圣。他不似主教从内到外尽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在他心中始终存在善恶的两个自我,在善恶地生死搏斗中读者会感到一股正义的暖流在胸膛鼓动,随之流遍全身,涤荡心灵的每个角落。这种描写真正体现了文学真正的内涵与高尚。冉阿让这个形象也从最初令人同情,渐渐变得值得敬佩,直到最后使人崇拜。一个从地狱走出的天神,原比一直高高在上的上帝更值得人信仰。


那么是什么使冉阿让的良心始终能击败私欲呢?简单来说只是一个字:情。冉阿让一生有三次为情所救,逃脱了彻底跌入地狱的悬崖。第一次是主教的恩情,正如主教自己所说,他用两只烛台从上帝那里赎买了冉阿让的灵魂。正是这次神圣的交易,让那颗满是仇恨的心灵照进一律亮光。


主教是小说中两个完人之一,另一个是德纳第,您先别忙着吐槽,俗话说:做一件坏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事。而德纳第做了一辈子坏事,最后还得了善终。这样完美的坏人怎能不让人赞叹?德纳第这个角色其实并不真实,他是社会中所有黑暗势力的具象体现。他与冉阿让做对一生,而最后因坏心而使冉阿让获得清白,也算是他一生中唯一的“善事”。我至今还是不明白在容得雷特小屋冉阿让拿着烙铁为什么不逃走,而是束手就擒。希望有人能帮我解答。


冉阿让第二次得到救赎是因为对芳汀的同情:芳汀是黑暗社会下最苦难的底层女性的具象体现,当她卖掉头发、拔掉门牙在绝望当中说出“他妈的,都卖了吧。“这种坟墓般的阴惨气息是让人无比心痛地。芳汀是《悲惨世界》中最悲催也最使人同情的角色。也正因为冉阿让对她的同情与愧疚才有信念再次越狱,引出后面的全部故事。


冉阿让第三次的自我超越是由于对珂赛特的情感,这种情感很难在前面加一个词去定义。他对她既像女儿那样疼爱、也像对母亲那样依恋、也像夫妻间互相扶住、甚至像对物品那样想永远占为己有。这种复杂的情感在冉阿让惊慌而单调的生命中形成了支撑他精神的支柱,而让珂赛特幸福快乐则是他活下去的信仰。可是珂赛特爱上了马吕斯,冉阿让必须在精神的支柱和活下去的信仰之间做出抉择。在一场猛烈无比的精神挣扎之后,信仰战胜了支柱,父爱战胜了私欲。他把马吕斯从死亡绝地艰难救出,自己却主动接受屈辱,承担抽走支柱和失去信仰的夕阳残辉。


马吕斯也算小说中主角之一,他是呈现极致爱情的一个载体。他为了心爱的珂赛特可以决绝外公、忘记父亲、无视朋友、抛弃信仰以至生命。在他身上有时能看到最璀璨的光点,有时却又能感到比德纳第更加使人讨厌的东西。他与珂赛特的绝美一吻,不知催下多少人幸福甜蜜的眼泪。而他为珂赛特去排挤驱赶冉阿让的时候,又不知惹来多少厌恶憎恨的目光。还好、作者是仁慈的。他让德纳第在最后时刻用诬陷的证据证明了冉阿让的神圣和他的错误,使得他能在最后之前有机会忏悔道歉。但那已不重要了,当冉阿让在珂赛特和马吕斯的挽留声中与世长辞之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纯洁无瑕的灵魂奔向微笑着迎接他的主教。


写到这里似乎已该结尾,但有一个人不得不说,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冉阿让悲惨而壮丽一生。这个人就是沙威。沙威是当时严苛冷酷的法律精神的缩影。他用生命去信仰当时的法律,这种信仰使他有时公正威严如天神:有时又阴险刻薄似走狗。沙威是好人还是坏人很难说清楚,他用自己纯真的天性笃信着认为对的事物,然而他笃信的事物在当时却需要剧烈地变革。沙威的精神值得人们尊敬,但他所做的事情则惹人厌恶。应该说沙威是一个心性纯洁而信奉黑暗的人。


沙威和冉阿让之间既是天生的死敌,到最后又成为特殊的朋友。沙威如同猎人一般将冉阿让这个猎物不断驱赶追逐了一生,但也正是这种逼迫使冉阿让不停探索挣扎,一步步向上攀登。在街垒中,猎物最终俘获了猎人。冉阿让用仁慈彻底击溃了沙威一生秉持的信念,让沙威醒悟这世间还有必法律更崇高的事物。但这一醒悟无疑是沙威无法承受的,他在桥边的痛苦思考看似是因为忠义难两全,实则是三观尽毁之后灵魂无处寄托的精神碎裂。而最后地一跃,即代表仁慈征服了严酷,也意味着当时的法律在人心中的崩塌。


《悲惨世界》中无论是展现壮烈的历史或探究人类的心灵,总是起于苦难而通向光明。这种光明是民族的闪耀,更是人性的绽放。这种光明势必会在涤尽泥沙的岁月汪洋中永存使人坚强的力量。

2016-11-20



《悲惨世界》读后感

刁云逸

一部小说读了半年,但读到最后依然恋恋不舍。《悲惨世界》如同一个黑洞,从最最不起眼的一个点切入,进入其中却发现在这个点背后蕴藏的是包罗万象的宏伟世界和极其耀眼的精神光芒。小说之中既有狠毒肮脏的恶贼,也有道德完美的圣人:既有纯粹无暇的爱情,也有充满悲壮的战争:既有天马行空的想象,也有严肃考据的历史。其中各色人物演绎着各种命运,也各自迸发着或肮脏或纯洁的色彩斑斓的精神光芒,并把所有展现出的精神推演到极致。伟大或低劣,生存或死亡,这些在本书中都有所涉及但绝不是真正的主题。《悲惨世界》名为悲惨,实则是在悲惨的境遇中寻求希望,最终获得光明的过程。无论是社会或人心都是如此。


有人说伟大的著作应该平凡而真实,但《悲惨世界》恰恰相反,书中充满了浪漫的思想和传奇的经历,人物也非真实社会中可见之人,而是把每一种推向极致的情感赋予一个肉身的形象。马吕斯代表着灼烈的爱情:吉诺曼代表着深彻的亲情。德纳第是魔鬼的化身:主教则是天使的降临。沙威身上显尽法律的威严:安灼拉则为自由进步而战。除了对精神世界的极度挖掘,小说中也同样有着对社会现实的深刻批判。芳汀,爱潘妮,马白夫,小伽弗洛什和他的弟弟们,都是被黑暗的时代所付与悲惨命运的可怜人。严苛的法律、四流的罪犯以及上层的奢靡,作者毫不留情的将自己国家的种种暗伤揭露在阳光之下。不过即使如此,小说中仍无处不体现作者对这个伟大而不完美的民族的敬爱之情。从恢宏磅礴的滑铁卢战役,到阴暗涓细的下水道,作者无不以独到的角度全面阐释真实的历史和时政的善弊。在论述里也多次提到过中国,这让我不禁感叹,在整个欧洲都跟着历史车轮日益前进的时候,中国却还沉浸在盛世的浮梦之中。也许当时的中国就是缺少作者这样能洞悉天道发展,顺应自然趋势的人吧。


当然作者还是更注重于体现人类复杂的精神世界,在作者看来,最激烈动荡的历史变革和一个苦役犯的内心风暴同样值得歌颂。这个苦役犯就是冉阿让。冉阿让是所有矛盾的交集点,是正邪互相拼杀的战场。他在每一次鲜血淋漓的思考中重新站起,在逐渐加难的考验中步步升华,以至最终近于神圣。他不似主教从内到外尽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在他心中始终存在善恶的两个自我,在善恶地生死搏斗中读者会感到一股正义的暖流在胸膛鼓动,随之流遍全身,涤荡心灵的每个角落。这种描写真正体现了文学真正的内涵与高尚。冉阿让这个形象也从最初令人同情,渐渐变得值得敬佩,直到最后使人崇拜。一个从地狱走出的天神,原比一直高高在上的上帝更值得人信仰。


那么是什么使冉阿让的良心始终能击败私欲呢?简单来说只是一个字:情。冉阿让一生有三次为情所救,逃脱了彻底跌入地狱的悬崖。第一次是主教的恩情,正如主教自己所说,他用两只烛台从上帝那里赎买了冉阿让的灵魂。正是这次神圣的交易,让那颗满是仇恨的心灵照进一律亮光。


主教是小说中两个完人之一,另一个是德纳第,您先别忙着吐槽,俗话说:做一件坏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事。而德纳第做了一辈子坏事,最后还得了善终。这样完美的坏人怎能不让人赞叹?德纳第这个角色其实并不真实,他是社会中所有黑暗势力的具象体现。他与冉阿让做对一生,而最后因坏心而使冉阿让获得清白,也算是他一生中唯一的“善事”。我至今还是不明白在容得雷特小屋冉阿让拿着烙铁为什么不逃走,而是束手就擒。希望有人能帮我解答。


冉阿让第二次得到救赎是因为对芳汀的同情:芳汀是黑暗社会下最苦难的底层女性的具象体现,当她卖掉头发、拔掉门牙在绝望当中说出“他妈的,都卖了吧。“这种坟墓般的阴惨气息是让人无比心痛地。芳汀是《悲惨世界》中最悲催也最使人同情的角色。也正因为冉阿让对她的同情与愧疚才有信念再次越狱,引出后面的全部故事。


冉阿让第三次的自我超越是由于对珂赛特的情感,这种情感很难在前面加一个词去定义。他对她既像女儿那样疼爱、也像对母亲那样依恋、也像夫妻间互相扶住、甚至像对物品那样想永远占为己有。这种复杂的情感在冉阿让惊慌而单调的生命中形成了支撑他精神的支柱,而让珂赛特幸福快乐则是他活下去的信仰。可是珂赛特爱上了马吕斯,冉阿让必须在精神的支柱和活下去的信仰之间做出抉择。在一场猛烈无比的精神挣扎之后,信仰战胜了支柱,父爱战胜了私欲。他把马吕斯从死亡绝地艰难救出,自己却主动接受屈辱,承担抽走支柱和失去信仰的夕阳残辉。


马吕斯也算小说中主角之一,他是呈现极致爱情的一个载体。他为了心爱的珂赛特可以决绝外公、忘记父亲、无视朋友、抛弃信仰以至生命。在他身上有时能看到最璀璨的光点,有时却又能感到比德纳第更加使人讨厌的东西。他与珂赛特的绝美一吻,不知催下多少人幸福甜蜜的眼泪。而他为珂赛特去排挤驱赶冉阿让的时候,又不知惹来多少厌恶憎恨的目光。还好、作者是仁慈的。他让德纳第在最后时刻用诬陷的证据证明了冉阿让的神圣和他的错误,使得他能在最后之前有机会忏悔道歉。但那已不重要了,当冉阿让在珂赛特和马吕斯的挽留声中与世长辞之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纯洁无瑕的灵魂奔向微笑着迎接他的主教。


写到这里似乎已该结尾,但有一个人不得不说,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冉阿让悲惨而壮丽一生。这个人就是沙威。沙威是当时严苛冷酷的法律精神的缩影。他用生命去信仰当时的法律,这种信仰使他有时公正威严如天神:有时又阴险刻薄似走狗。沙威是好人还是坏人很难说清楚,他用自己纯真的天性笃信着认为对的事物,然而他笃信的事物在当时却需要剧烈地变革。沙威的精神值得人们尊敬,但他所做的事情则惹人厌恶。应该说沙威是一个心性纯洁而信奉黑暗的人。


沙威和冉阿让之间既是天生的死敌,到最后又成为特殊的朋友。沙威如同猎人一般将冉阿让这个猎物不断驱赶追逐了一生,但也正是这种逼迫使冉阿让不停探索挣扎,一步步向上攀登。在街垒中,猎物最终俘获了猎人。冉阿让用仁慈彻底击溃了沙威一生秉持的信念,让沙威醒悟这世间还有必法律更崇高的事物。但这一醒悟无疑是沙威无法承受的,他在桥边的痛苦思考看似是因为忠义难两全,实则是三观尽毁之后灵魂无处寄托的精神碎裂。而最后地一跃,即代表仁慈征服了严酷,也意味着当时的法律在人心中的崩塌。


《悲惨世界》中无论是展现壮烈的历史或探究人类的心灵,总是起于苦难而通向光明。这种光明是民族的闪耀,更是人性的绽放。这种光明势必会在涤尽泥沙的岁月汪洋中永存使人坚强的力量。

2016-11-20



作者简介

刁云逸,1994年出生。现为鞍山市作协会员,岫岩县作协会员。

从小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全身瘫痪,饮食起居都要父母照顾。因身体瘫痪没有上过学,小时候由妈妈借别人学过的课本,开始启蒙,学习ios雷竞技知识。在妈妈影响下对文学产生浓厚兴趣,自幼背诵古诗词数百首,每日读书不辍。自2007年买电脑后开始文字创作,创作时用吊环吊起双臂,用仅能动的两根手指点击鼠标打字写作。累积创作诗词、歌词及文学作品数百篇,总计20余万字。14岁写的诗词《凤玉说》获得2007年岫岩“我为玉都骄傲、我为玉都自豪”主题征诗活动奖项,在岫岩电视台作专题节目。创作的歌词《逝年》其歌曲在CCTV5《NBA最前线》节目中作为MV的背景音乐播放。为辽宁男篮创作宣传曲《荣耀绽放》。撰写的书评读后感被多家范文网转载发表。事迹被辽宁电视台,辽沈晚报,沈阳晚报,千山晚报等多家知名媒体报道。

《悲惨世界》读后感

刁云逸

一部小说读了半年,但读到最后依然恋恋不舍。《悲惨世界》如同一个黑洞,从最最不起眼的一个点切入,进入其中却发现在这个点背后蕴藏的是包罗万象的宏伟世界和极其耀眼的精神光芒。小说之中既有狠毒肮脏的恶贼,也有道德完美的圣人:既有纯粹无暇的爱情,也有充满悲壮的战争:既有天马行空的想象,也有严肃考据的历史。其中各色人物演绎着各种命运,也各自迸发着或肮脏或纯洁的色彩斑斓的精神光芒,并把所有展现出的精神推演到极致。伟大或低劣,生存或死亡,这些在本书中都有所涉及但绝不是真正的主题。《悲惨世界》名为悲惨,实则是在悲惨的境遇中寻求希望,最终获得光明的过程。无论是社会或人心都是如此。


有人说伟大的著作应该平凡而真实,但《悲惨世界》恰恰相反,书中充满了浪漫的思想和传奇的经历,人物也非真实社会中可见之人,而是把每一种推向极致的情感赋予一个肉身的形象。马吕斯代表着灼烈的爱情:吉诺曼代表着深彻的亲情。德纳第是魔鬼的化身:主教则是天使的降临。沙威身上显尽法律的威严:安灼拉则为自由进步而战。除了对精神世界的极度挖掘,小说中也同样有着对社会现实的深刻批判。芳汀,爱潘妮,马白夫,小伽弗洛什和他的弟弟们,都是被黑暗的时代所付与悲惨命运的可怜人。严苛的法律、四流的罪犯以及上层的奢靡,作者毫不留情的将自己国家的种种暗伤揭露在阳光之下。不过即使如此,小说中仍无处不体现作者对这个伟大而不完美的民族的敬爱之情。从恢宏磅礴的滑铁卢战役,到阴暗涓细的下水道,作者无不以独到的角度全面阐释真实的历史和时政的善弊。在论述里也多次提到过中国,这让我不禁感叹,在整个欧洲都跟着历史车轮日益前进的时候,中国却还沉浸在盛世的浮梦之中。也许当时的中国就是缺少作者这样能洞悉天道发展,顺应自然趋势的人吧。


当然作者还是更注重于体现人类复杂的精神世界,在作者看来,最激烈动荡的历史变革和一个苦役犯的内心风暴同样值得歌颂。这个苦役犯就是冉阿让。冉阿让是所有矛盾的交集点,是正邪互相拼杀的战场。他在每一次鲜血淋漓的思考中重新站起,在逐渐加难的考验中步步升华,以至最终近于神圣。他不似主教从内到外尽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在他心中始终存在善恶的两个自我,在善恶地生死搏斗中读者会感到一股正义的暖流在胸膛鼓动,随之流遍全身,涤荡心灵的每个角落。这种描写真正体现了文学真正的内涵与高尚。冉阿让这个形象也从最初令人同情,渐渐变得值得敬佩,直到最后使人崇拜。一个从地狱走出的天神,原比一直高高在上的上帝更值得人信仰。


那么是什么使冉阿让的良心始终能击败私欲呢?简单来说只是一个字:情。冉阿让一生有三次为情所救,逃脱了彻底跌入地狱的悬崖。第一次是主教的恩情,正如主教自己所说,他用两只烛台从上帝那里赎买了冉阿让的灵魂。正是这次神圣的交易,让那颗满是仇恨的心灵照进一律亮光。


主教是小说中两个完人之一,另一个是德纳第,您先别忙着吐槽,俗话说:做一件坏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事。而德纳第做了一辈子坏事,最后还得了善终。这样完美的坏人怎能不让人赞叹?德纳第这个角色其实并不真实,他是社会中所有黑暗势力的具象体现。他与冉阿让做对一生,而最后因坏心而使冉阿让获得清白,也算是他一生中唯一的“善事”。我至今还是不明白在容得雷特小屋冉阿让拿着烙铁为什么不逃走,而是束手就擒。希望有人能帮我解答。


冉阿让第二次得到救赎是因为对芳汀的同情:芳汀是黑暗社会下最苦难的底层女性的具象体现,当她卖掉头发、拔掉门牙在绝望当中说出“他妈的,都卖了吧。“这种坟墓般的阴惨气息是让人无比心痛地。芳汀是《悲惨世界》中最悲催也最使人同情的角色。也正因为冉阿让对她的同情与愧疚才有信念再次越狱,引出后面的全部故事。


冉阿让第三次的自我超越是由于对珂赛特的情感,这种情感很难在前面加一个词去定义。他对她既像女儿那样疼爱、也像对母亲那样依恋、也像夫妻间互相扶住、甚至像对物品那样想永远占为己有。这种复杂的情感在冉阿让惊慌而单调的生命中形成了支撑他精神的支柱,而让珂赛特幸福快乐则是他活下去的信仰。可是珂赛特爱上了马吕斯,冉阿让必须在精神的支柱和活下去的信仰之间做出抉择。在一场猛烈无比的精神挣扎之后,信仰战胜了支柱,父爱战胜了私欲。他把马吕斯从死亡绝地艰难救出,自己却主动接受屈辱,承担抽走支柱和失去信仰的夕阳残辉。


马吕斯也算小说中主角之一,他是呈现极致爱情的一个载体。他为了心爱的珂赛特可以决绝外公、忘记父亲、无视朋友、抛弃信仰以至生命。在他身上有时能看到最璀璨的光点,有时却又能感到比德纳第更加使人讨厌的东西。他与珂赛特的绝美一吻,不知催下多少人幸福甜蜜的眼泪。而他为珂赛特去排挤驱赶冉阿让的时候,又不知惹来多少厌恶憎恨的目光。还好、作者是仁慈的。他让德纳第在最后时刻用诬陷的证据证明了冉阿让的神圣和他的错误,使得他能在最后之前有机会忏悔道歉。但那已不重要了,当冉阿让在珂赛特和马吕斯的挽留声中与世长辞之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纯洁无瑕的灵魂奔向微笑着迎接他的主教。


写到这里似乎已该结尾,但有一个人不得不说,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冉阿让悲惨而壮丽一生。这个人就是沙威。沙威是当时严苛冷酷的法律精神的缩影。他用生命去信仰当时的法律,这种信仰使他有时公正威严如天神:有时又阴险刻薄似走狗。沙威是好人还是坏人很难说清楚,他用自己纯真的天性笃信着认为对的事物,然而他笃信的事物在当时却需要剧烈地变革。沙威的精神值得人们尊敬,但他所做的事情则惹人厌恶。应该说沙威是一个心性纯洁而信奉黑暗的人。


沙威和冉阿让之间既是天生的死敌,到最后又成为特殊的朋友。沙威如同猎人一般将冉阿让这个猎物不断驱赶追逐了一生,但也正是这种逼迫使冉阿让不停探索挣扎,一步步向上攀登。在街垒中,猎物最终俘获了猎人。冉阿让用仁慈彻底击溃了沙威一生秉持的信念,让沙威醒悟这世间还有必法律更崇高的事物。但这一醒悟无疑是沙威无法承受的,他在桥边的痛苦思考看似是因为忠义难两全,实则是三观尽毁之后灵魂无处寄托的精神碎裂。而最后地一跃,即代表仁慈征服了严酷,也意味着当时的法律在人心中的崩塌。


《悲惨世界》中无论是展现壮烈的历史或探究人类的心灵,总是起于苦难而通向光明。这种光明是民族的闪耀,更是人性的绽放。这种光明势必会在涤尽泥沙的岁月汪洋中永存使人坚强的力量。

2016-11-20

《悲惨世界》读后感

刁云逸

一部小说读了半年,但读到最后依然恋恋不舍。《悲惨世界》如同一个黑洞,从最最不起眼的一个点切入,进入其中却发现在这个点背后蕴藏的是包罗万象的宏伟世界和极其耀眼的精神光芒。小说之中既有狠毒肮脏的恶贼,也有道德完美的圣人:既有纯粹无暇的爱情,也有充满悲壮的战争:既有天马行空的想象,也有严肃考据的历史。其中各色人物演绎着各种命运,也各自迸发着或肮脏或纯洁的色彩斑斓的精神光芒,并把所有展现出的精神推演到极致。伟大或低劣,生存或死亡,这些在本书中都有所涉及但绝不是真正的主题。《悲惨世界》名为悲惨,实则是在悲惨的境遇中寻求希望,最终获得光明的过程。无论是社会或人心都是如此。


有人说伟大的著作应该平凡而真实,但《悲惨世界》恰恰相反,书中充满了浪漫的思想和传奇的经历,人物也非真实社会中可见之人,而是把每一种推向极致的情感赋予一个肉身的形象。马吕斯代表着灼烈的爱情:吉诺曼代表着深彻的亲情。德纳第是魔鬼的化身:主教则是天使的降临。沙威身上显尽法律的威严:安灼拉则为自由进步而战。除了对精神世界的极度挖掘,小说中也同样有着对社会现实的深刻批判。芳汀,爱潘妮,马白夫,小伽弗洛什和他的弟弟们,都是被黑暗的时代所付与悲惨命运的可怜人。严苛的法律、四流的罪犯以及上层的奢靡,作者毫不留情的将自己国家的种种暗伤揭露在阳光之下。不过即使如此,小说中仍无处不体现作者对这个伟大而不完美的民族的敬爱之情。从恢宏磅礴的滑铁卢战役,到阴暗涓细的下水道,作者无不以独到的角度全面阐释真实的历史和时政的善弊。在论述里也多次提到过中国,这让我不禁感叹,在整个欧洲都跟着历史车轮日益前进的时候,中国却还沉浸在盛世的浮梦之中。也许当时的中国就是缺少作者这样能洞悉天道发展,顺应自然趋势的人吧。


当然作者还是更注重于体现人类复杂的精神世界,在作者看来,最激烈动荡的历史变革和一个苦役犯的内心风暴同样值得歌颂。这个苦役犯就是冉阿让。冉阿让是所有矛盾的交集点,是正邪互相拼杀的战场。他在每一次鲜血淋漓的思考中重新站起,在逐渐加难的考验中步步升华,以至最终近于神圣。他不似主教从内到外尽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在他心中始终存在善恶的两个自我,在善恶地生死搏斗中读者会感到一股正义的暖流在胸膛鼓动,随之流遍全身,涤荡心灵的每个角落。这种描写真正体现了文学真正的内涵与高尚。冉阿让这个形象也从最初令人同情,渐渐变得值得敬佩,直到最后使人崇拜。一个从地狱走出的天神,原比一直高高在上的上帝更值得人信仰。


那么是什么使冉阿让的良心始终能击败私欲呢?简单来说只是一个字:情。冉阿让一生有三次为情所救,逃脱了彻底跌入地狱的悬崖。第一次是主教的恩情,正如主教自己所说,他用两只烛台从上帝那里赎买了冉阿让的灵魂。正是这次神圣的交易,让那颗满是仇恨的心灵照进一律亮光。


主教是小说中两个完人之一,另一个是德纳第,您先别忙着吐槽,俗话说:做一件坏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事。而德纳第做了一辈子坏事,最后还得了善终。这样完美的坏人怎能不让人赞叹?德纳第这个角色其实并不真实,他是社会中所有黑暗势力的具象体现。他与冉阿让做对一生,而最后因坏心而使冉阿让获得清白,也算是他一生中唯一的“善事”。我至今还是不明白在容得雷特小屋冉阿让拿着烙铁为什么不逃走,而是束手就擒。希望有人能帮我解答。


冉阿让第二次得到救赎是因为对芳汀的同情:芳汀是黑暗社会下最苦难的底层女性的具象体现,当她卖掉头发、拔掉门牙在绝望当中说出“他妈的,都卖了吧。“这种坟墓般的阴惨气息是让人无比心痛地。芳汀是《悲惨世界》中最悲催也最使人同情的角色。也正因为冉阿让对她的同情与愧疚才有信念再次越狱,引出后面的全部故事。


冉阿让第三次的自我超越是由于对珂赛特的情感,这种情感很难在前面加一个词去定义。他对她既像女儿那样疼爱、也像对母亲那样依恋、也像夫妻间互相扶住、甚至像对物品那样想永远占为己有。这种复杂的情感在冉阿让惊慌而单调的生命中形成了支撑他精神的支柱,而让珂赛特幸福快乐则是他活下去的信仰。可是珂赛特爱上了马吕斯,冉阿让必须在精神的支柱和活下去的信仰之间做出抉择。在一场猛烈无比的精神挣扎之后,信仰战胜了支柱,父爱战胜了私欲。他把马吕斯从死亡绝地艰难救出,自己却主动接受屈辱,承担抽走支柱和失去信仰的夕阳残辉。


马吕斯也算小说中主角之一,他是呈现极致爱情的一个载体。他为了心爱的珂赛特可以决绝外公、忘记父亲、无视朋友、抛弃信仰以至生命。在他身上有时能看到最璀璨的光点,有时却又能感到比德纳第更加使人讨厌的东西。他与珂赛特的绝美一吻,不知催下多少人幸福甜蜜的眼泪。而他为珂赛特去排挤驱赶冉阿让的时候,又不知惹来多少厌恶憎恨的目光。还好、作者是仁慈的。他让德纳第在最后时刻用诬陷的证据证明了冉阿让的神圣和他的错误,使得他能在最后之前有机会忏悔道歉。但那已不重要了,当冉阿让在珂赛特和马吕斯的挽留声中与世长辞之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纯洁无瑕的灵魂奔向微笑着迎接他的主教。


写到这里似乎已该结尾,但有一个人不得不说,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冉阿让悲惨而壮丽一生。这个人就是沙威。沙威是当时严苛冷酷的法律精神的缩影。他用生命去信仰当时的法律,这种信仰使他有时公正威严如天神:有时又阴险刻薄似走狗。沙威是好人还是坏人很难说清楚,他用自己纯真的天性笃信着认为对的事物,然而他笃信的事物在当时却需要剧烈地变革。沙威的精神值得人们尊敬,但他所做的事情则惹人厌恶。应该说沙威是一个心性纯洁而信奉黑暗的人。


沙威和冉阿让之间既是天生的死敌,到最后又成为特殊的朋友。沙威如同猎人一般将冉阿让这个猎物不断驱赶追逐了一生,但也正是这种逼迫使冉阿让不停探索挣扎,一步步向上攀登。在街垒中,猎物最终俘获了猎人。冉阿让用仁慈彻底击溃了沙威一生秉持的信念,让沙威醒悟这世间还有必法律更崇高的事物。但这一醒悟无疑是沙威无法承受的,他在桥边的痛苦思考看似是因为忠义难两全,实则是三观尽毁之后灵魂无处寄托的精神碎裂。而最后地一跃,即代表仁慈征服了严酷,也意味着当时的法律在人心中的崩塌。


《悲惨世界》中无论是展现壮烈的历史或探究人类的心灵,总是起于苦难而通向光明。这种光明是民族的闪耀,更是人性的绽放。这种光明势必会在涤尽泥沙的岁月汪洋中永存使人坚强的力量。

2016-11-20

《悲惨世界》读后感

刁云逸

一部小说读了半年,但读到最后依然恋恋不舍。《悲惨世界》如同一个黑洞,从最最不起眼的一个点切入,进入其中却发现在这个点背后蕴藏的是包罗万象的宏伟世界和极其耀眼的精神光芒。小说之中既有狠毒肮脏的恶贼,也有道德完美的圣人:既有纯粹无暇的爱情,也有充满悲壮的战争:既有天马行空的想象,也有严肃考据的历史。其中各色人物演绎着各种命运,也各自迸发着或肮脏或纯洁的色彩斑斓的精神光芒,并把所有展现出的精神推演到极致。伟大或低劣,生存或死亡,这些在本书中都有所涉及但绝不是真正的主题。《悲惨世界》名为悲惨,实则是在悲惨的境遇中寻求希望,最终获得光明的过程。无论是社会或人心都是如此。


有人说伟大的著作应该平凡而真实,但《悲惨世界》恰恰相反,书中充满了浪漫的思想和传奇的经历,人物也非真实社会中可见之人,而是把每一种推向极致的情感赋予一个肉身的形象。马吕斯代表着灼烈的爱情:吉诺曼代表着深彻的亲情。德纳第是魔鬼的化身:主教则是天使的降临。沙威身上显尽法律的威严:安灼拉则为自由进步而战。除了对精神世界的极度挖掘,小说中也同样有着对社会现实的深刻批判。芳汀,爱潘妮,马白夫,小伽弗洛什和他的弟弟们,都是被黑暗的时代所付与悲惨命运的可怜人。严苛的法律、四流的罪犯以及上层的奢靡,作者毫不留情的将自己国家的种种暗伤揭露在阳光之下。不过即使如此,小说中仍无处不体现作者对这个伟大而不完美的民族的敬爱之情。从恢宏磅礴的滑铁卢战役,到阴暗涓细的下水道,作者无不以独到的角度全面阐释真实的历史和时政的善弊。在论述里也多次提到过中国,这让我不禁感叹,在整个欧洲都跟着历史车轮日益前进的时候,中国却还沉浸在盛世的浮梦之中。也许当时的中国就是缺少作者这样能洞悉天道发展,顺应自然趋势的人吧。


当然作者还是更注重于体现人类复杂的精神世界,在作者看来,最激烈动荡的历史变革和一个苦役犯的内心风暴同样值得歌颂。这个苦役犯就是冉阿让。冉阿让是所有矛盾的交集点,是正邪互相拼杀的战场。他在每一次鲜血淋漓的思考中重新站起,在逐渐加难的考验中步步升华,以至最终近于神圣。他不似主教从内到外尽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在他心中始终存在善恶的两个自我,在善恶地生死搏斗中读者会感到一股正义的暖流在胸膛鼓动,随之流遍全身,涤荡心灵的每个角落。这种描写真正体现了文学真正的内涵与高尚。冉阿让这个形象也从最初令人同情,渐渐变得值得敬佩,直到最后使人崇拜。一个从地狱走出的天神,原比一直高高在上的上帝更值得人信仰。


那么是什么使冉阿让的良心始终能击败私欲呢?简单来说只是一个字:情。冉阿让一生有三次为情所救,逃脱了彻底跌入地狱的悬崖。第一次是主教的恩情,正如主教自己所说,他用两只烛台从上帝那里赎买了冉阿让的灵魂。正是这次神圣的交易,让那颗满是仇恨的心灵照进一律亮光。


主教是小说中两个完人之一,另一个是德纳第,您先别忙着吐槽,俗话说:做一件坏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事。而德纳第做了一辈子坏事,最后还得了善终。这样完美的坏人怎能不让人赞叹?德纳第这个角色其实并不真实,他是社会中所有黑暗势力的具象体现。他与冉阿让做对一生,而最后因坏心而使冉阿让获得清白,也算是他一生中唯一的“善事”。我至今还是不明白在容得雷特小屋冉阿让拿着烙铁为什么不逃走,而是束手就擒。希望有人能帮我解答。


冉阿让第二次得到救赎是因为对芳汀的同情:芳汀是黑暗社会下最苦难的底层女性的具象体现,当她卖掉头发、拔掉门牙在绝望当中说出“他妈的,都卖了吧。“这种坟墓般的阴惨气息是让人无比心痛地。芳汀是《悲惨世界》中最悲催也最使人同情的角色。也正因为冉阿让对她的同情与愧疚才有信念再次越狱,引出后面的全部故事。


冉阿让第三次的自我超越是由于对珂赛特的情感,这种情感很难在前面加一个词去定义。他对她既像女儿那样疼爱、也像对母亲那样依恋、也像夫妻间互相扶住、甚至像对物品那样想永远占为己有。这种复杂的情感在冉阿让惊慌而单调的生命中形成了支撑他精神的支柱,而让珂赛特幸福快乐则是他活下去的信仰。可是珂赛特爱上了马吕斯,冉阿让必须在精神的支柱和活下去的信仰之间做出抉择。在一场猛烈无比的精神挣扎之后,信仰战胜了支柱,父爱战胜了私欲。他把马吕斯从死亡绝地艰难救出,自己却主动接受屈辱,承担抽走支柱和失去信仰的夕阳残辉。


马吕斯也算小说中主角之一,他是呈现极致爱情的一个载体。他为了心爱的珂赛特可以决绝外公、忘记父亲、无视朋友、抛弃信仰以至生命。在他身上有时能看到最璀璨的光点,有时却又能感到比德纳第更加使人讨厌的东西。他与珂赛特的绝美一吻,不知催下多少人幸福甜蜜的眼泪。而他为珂赛特去排挤驱赶冉阿让的时候,又不知惹来多少厌恶憎恨的目光。还好、作者是仁慈的。他让德纳第在最后时刻用诬陷的证据证明了冉阿让的神圣和他的错误,使得他能在最后之前有机会忏悔道歉。但那已不重要了,当冉阿让在珂赛特和马吕斯的挽留声中与世长辞之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纯洁无瑕的灵魂奔向微笑着迎接他的主教。


写到这里似乎已该结尾,但有一个人不得不说,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冉阿让悲惨而壮丽一生。这个人就是沙威。沙威是当时严苛冷酷的法律精神的缩影。他用生命去信仰当时的法律,这种信仰使他有时公正威严如天神:有时又阴险刻薄似走狗。沙威是好人还是坏人很难说清楚,他用自己纯真的天性笃信着认为对的事物,然而他笃信的事物在当时却需要剧烈地变革。沙威的精神值得人们尊敬,但他所做的事情则惹人厌恶。应该说沙威是一个心性纯洁而信奉黑暗的人。


沙威和冉阿让之间既是天生的死敌,到最后又成为特殊的朋友。沙威如同猎人一般将冉阿让这个猎物不断驱赶追逐了一生,但也正是这种逼迫使冉阿让不停探索挣扎,一步步向上攀登。在街垒中,猎物最终俘获了猎人。冉阿让用仁慈彻底击溃了沙威一生秉持的信念,让沙威醒悟这世间还有必法律更崇高的事物。但这一醒悟无疑是沙威无法承受的,他在桥边的痛苦思考看似是因为忠义难两全,实则是三观尽毁之后灵魂无处寄托的精神碎裂。而最后地一跃,即代表仁慈征服了严酷,也意味着当时的法律在人心中的崩塌。


《悲惨世界》中无论是展现壮烈的历史或探究人类的心灵,总是起于苦难而通向光明。这种光明是民族的闪耀,更是人性的绽放。这种光明势必会在涤尽泥沙的岁月汪洋中永存使人坚强的力量。

2016-11-20










文章分类: 诗文书画
分享到: